霸道仙君俏祖师

昕:

嫁叽随叽,嫁汪随汪,嫁汪叽随汪叽(?

【tinmafu】梦花火 歌曲延伸

呐,还记得那个夜晚吗? 

微风吹拂过你银白的发梢,松软的发丝仿佛透出牛奶般的馨甜气味,你吃着红色的苹果糖,笑着咬出一个缺口后含糊的说着听不清的话语。             

『                      』 ...

说到情人节……【多cp段子

akatin×mafumafu

“呐mafu,今天是情人节哦。”akatin趴在床上,对专心玩游戏的mafumafu说到。

“哦。”mafu回。

“哦算怎么回事啊……”akatin不满的嘟囔到,随后在床上滚了几圈,一个婷鱼打挺站了起来。

“mafu……来玩嘛……”嘚嘚嘚的跑到mafu身后,akatin摇了摇mafu的肩膀。

“唔啊死掉了!!!”mafu被akatin摇的一个失误,游戏里的人物便被怪物吃掉了。

“haihai,玩什么?”mafu摘掉了耳机,把转椅转了转,面对着akatin说。

“这个如何?”说着akatin俯身吻住了mafu。

“唔唔唔!!!!”mafu...

【甘党加湿器】森の中で(森林之中)〖第十章〗

10.那两个少年
在那之后的两个月以后。
“歌词太郎桑不去找他吗?”店里的常客kony乘着这天客人不多,问出了心里憋了好久的问题。
站在前台擦杯子的歌词太郎手一抖,险些把杯子掉到地上。
“果然还是很在意吧?关于A—MA—TSU—KI君的事情。”kony含着蛋糕上的樱桃说道,还刻意拖长了那个名字的音节。
歌词太郎的神色慌张了一下,但又很快平静了下来,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怎么会,既然是天月君的选择,我就没什么好干涉的了。这样贸然的去找他的话,反而会让他很困扰的吧。”说罢歌词太郎还冲kony笑了笑,可紧皱的眉头还是透出浓的化不开的苦涩。
“天月君本来就是那个世界的人。”歌词太郎指指城市的方向。
“哎……”kony...

【甘党加湿器】森の中で(森林之中)〖第七八九章〗

7.从森林中消失的少年 

在外出采购回来的第二天,天月就离开了。

 天月起床的声响吵醒了太郎,而太郎听出天月故意放轻的动作,便在天月走出门之后才默默的在窗口望着他走远。

 之后的歌词太郎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茶厅也照常营业着,对于偶尔的熟客的询问,歌词太郎都以天月在城市里找到了更好的工作搪塞了过去。

 歌词太郎忙碌了一天,晚上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着呆。 白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笑着招待客人,到了晚上的时候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的反常。

 忽略白天无数次习惯性的把天月的名字叫出口,晚上空荡荡的房间更是让歌词太郎有些无所适从。 ...

【甘党加湿器】森の中で(森林之中)〖第五六章〗

5.茶厅里的服务生少年
美好的时间总是流逝的飞快,转眼间天月留着茶厅已经快一年了。
虽说在此之间歌词太郎也没少想过给天月放假让他回家看看之类的,可天月总是委婉的拒绝了。
自从天月正式工作,入住歌词太郎家那天开始,似乎就和森林之外的自己家没有过联系。
一次,歌词太郎终于鼓起勇气去问了天月不愿回家的原因。
却得到了“总觉得呆在这里会更好啊,因为有些不愿面对的东西……”这样的回答。
看着天月皱起了眉头,歌词太郎也觉得自己问得问题有些不妥,说道“抱歉我不该问你这么多……”
“没事,不是歌词桑的错!只是……大概还没到我能说出口的时候……”天月托着腮看着窗外,忽地又转过头笑着说“再说,有歌词桑的地方就是家了ww”
哎呀这...

【甘党加湿器】森の中で(森林之中)〖第三四章〗

3.闯进森林的少年

呼——呼——耳边的风声与他的呼吸声合上了节拍,可扑通扑通的心跳还是暴露出了他的慌乱。步伐虽还尽力保持着节奏,但其实他的体力却早已不支了。

身边的景物不知不觉间从水泥高墙的灰色建筑变成了绿色葱笼的大树,渐渐的太阳的光也越来越弱,从直射的日光变成了只从树叶缝隙中穿过的点点光斑。

少年从城市中逃离至此。


骗人的吧。

骗人的吧。

那种事情一定是骗人的吧。

————————————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跑到什么地方了。

迷路的天月挠挠脑袋,漫无目的的在森林里走着。

啊……这下该怎么办……天月一边烦恼着,一边四处张望。啊!有了!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其实就...

【甘党加湿器】森の中で(森林之中)〖第一二章〗

1.初次见面的少年
伊东歌词太郎是个温柔的人。
这是这片大森林里几乎每个生物都知道并认同的事,虽然有时会说些谦虚的过分的话,但这并不影响歌词太郎是个温柔的人这个事实。
总是关切的问着看上去情况不太好的每个生物,注意到被别人忽视的细节,即使会让自己有麻烦也会毫不犹豫的帮助需要的人,爽朗而友好的笑着接待每位客人。
这就是这片森林里的开着一间小小茶厅的伊东歌词太郎。
“啊啊猫头鹰先生您的咖啡马上就好。”歌词太郎今天也如往日一样忙碌,竹竿似的身影在不大的茶厅中不断的被各个客人招来喝去。
看着歌词太郎忙碌的身影,河马大婶说“这小伙子一个人招呼这么多人也太辛苦了,怎么不请个助手呢……”鳄鱼大妈回答说“怕是舍不得那个钱...

既是师生也是兄弟的优十和mafuW【yuutomafu

一如既往的早晨,刚刚升起的太阳发出柔和的光芒,透过窗帘照射在床上。
在闹钟的铃声响起之后,优十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走下床收拾好了昨晚被mafu弄的乱七八糟的桌子,洗漱,换衣服,做好早餐,然后喊醒还赖在床上的mafumafu。
“mafu,醒醒啦,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优十摇摇还在睡梦中的mafu,流着口水的mafu闭着眼睛用近乎说梦话的语气说道“尼桑早安……”“快点睁开眼睛啊,早饭都要冷了。”优十看着半睡半醒的mafu说道。“恩……大魔导师马上就要从几百万年的沉睡中觉醒了咯”mafu慢动作回放似的从床上爬起来,半眯着眼睛走向卫生间。“haihai,大魔导士桑麻烦把速度值提高一点哦。”优十抱着...

感冒的咕噜和温柔的yuuto桑WW【十碳

“咔嚓”清脆的门锁解开的声音,带着帽子的黑发男子搓搓因为天冷有些冻僵的手,推开了厚重的门。
走进温暖的室内,优十下意识的道了一声“我回来了”,却意外的没有得到和平日里一样的健气满满的“欢迎回来!”的回答。
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了,咕噜又出去了吗?优十一边感到有些奇怪,一边换好了鞋子向房内走去。
沙发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虽然有时候会戴眼镜,但优十的视力并不差,注意到之后的第二眼就认出了那东西的真面目……
“咕噜碳,都说了不要在沙发上睡觉……”优十说着走向沙发。
不经意间瞟到才指向数字22的挂钟“今天怎么睡的这么早……”优十小声自言自语到。
把外套挂在衣架上,优十拿起沙发边专门给咕噜准备的被子。
咕噜好像有点不对劲...

1 / 3

© __堕落立体__ | Powered by LOFTER